www.66085.com > 望族权后 > 第1222章 祸难多因“不服输”

第1222章 祸难多因“不服输”

    相比立储此一大事,突然恩封两位公主的事件并未引起朝堂之上多少震荡,然而长安公主也还罢了,亲生父母虽说得到了追封,但为亡故之人,又无其余亲眷,也就是市井之间,从前旧邻,无不感慨帝后隆恩,使得义勇遗孤从此贵为金枝玉叶,天恩降于普众,普众自然庆幸。
  
      相比之下,怀孝公主的亲生父母,原本只是寻常世族,如生父方崭,就是个纨绔子弟,文不成武不就,有个花名称作方必输,指的是他在赌场的战绩,足见一无是处到了何等地步,然而因为太后提携,一跃而为越国公,虽只是虚封,不享封邑更称不上权重,起码还占个“位高”,至少他自己,足够洋洋自得。
  
      方崭的正妻任氏,也就是越国夫人,就更加沾沾自喜了。
  
      她是家中的嫡长女,却并非与华阳夫人任瑶光一母同胞,越国夫人生母早逝,华阳夫人之母实际乃她继母,故而姐妹两容貌差异甚大,越国夫人五官平凡,属于必须施以浓妆一类人——否则太过普通,根本无法张显世族女儿的风仪贵重。
  
      但越国夫人倒也乐观豁达,并不会妒恨妹妹的惊世别俗,姐妹两个又还差着些年岁,不至于因为首饰衣着更甚婚嫁诸事产生争斗,感情也算和睦,纵然越国夫人所嫁非人,一度无望妻凭夫贵,连生了三个女儿,大受翁姑刁难,丈夫不成大器不说,给她添了一堆庶子庶女,家中多少姬人婢妾也不提,外头还包养着两房美妾……
  
      总之做为嫡长女,任大姐全然不如任小妹因为有个得力的外家,日子过得万千宠爱于一身,但任大姐很懂得“知足常乐”,翁姑刁难,她便卑躬屈膝,丈夫花心,她也不闻不问,如此贤良忍让,硬是让方家找不到借口将她休弃,再者她与小妹和睦,过去小妹的舅舅雷霆也会替她撑腰,日子一长,倒让翁姑认为除了没有诞育嫡子,这个儿媳几乎无可挑剔,态度竟也大有转变,任大姐的日子过得越发轻松畅快了。
  
      如今成了越国夫人,功臣便是任小妹,夫家更是对她刮目相看,那些妾室也终于偃旗息鼓——无论生多少儿子,将来都比不过怀孝公主尊贵!任大姐更觉扬眉吐气,连日以来,但凡行止都是昂首挺胸,但凡见人都是谈笑风声。
  
      这也算是飞上枝头成凤凰,母凭女贵了。
  
      又纵然大周忽然恩封了个越国公,国丧未除,越国公府当然也不可能大宴宾客,只不过仍有不少意图攀附之流,登门道贺,只要不饮酒行宴,却也不算触律,越国公府门前一扫冷清,也有了几分显望之势,自上及下都是喜笑颜开。
  
      其实什么越国公府,皇帝压根没有另赐宅邸,只封了个爵位,牌匾都懒得赐下,是方家自己挂牌,无非是把老宅变成了“公府”。
  
      但这方家,其实早已势衰,老小皆为纨绔,任氏嫡宗原本是看不上这等门户的——任瑶光之父,与任知故可还有不小距离,她这一支,祖父时就是庶出了。
  
      任瑶光的父亲也是庶子,不过一表人才,这才被嫡宗稍微看重,元配因族长提携,虽相貌有失秀美,好歹也是世族闺秀,不想短命,生下长女不久病故,任父因风流倜傥,引得雷氏芳心相许,但当时雷霆还没得韦太后重用,故而这门姻缘也不算太离谱。
  
      就算任大姐出嫁时,雷家也并未腾达,她的外家虽然是世族,奈何母亲早逝,外祖父及舅舅并不愿意更多照顾,婚嫁时多有不如意,又哪能想到如今还有这等造化,连夫家都得以她为荣光。
  
      乍然富贵,虽未免张狂,更加有些不知所措。
  
      这日越国夫人一听皇后的姐姐柳七娘来访,二话不说就下逐客令:“我之所以得如此荣耀,全靠太后恩典,京兆柳乃后族,为太后敌仇,柳氏能安什么好心?我已多次拒见,她竟不依不饶,真真腆不知耻,不用对她客气,她妹妹虽为皇后,夫君却不过一介县令,有什么资格让我礼遇。”
  
      可越国夫人身边的媪妪,却是任瑶光的乳母,此时毫不客气反驳:“华阳夫人听闻韩柳氏屡屡登门,思量再三,认为韩柳氏也许并非居心不良,她从前便与元夫人来往密切,虽可能为皇后耳目,如今皇后伪装已被太后揭穿,韩柳氏身为皇后嫡姐,哪里至于继续忍辱?她有何来意,夫人不妨一听,要是对太后有利,何不利用?”
  
      越国夫人也没有固执己见,适才答应面会。
  
      但言谈时仍然摆足了架子:“娘子可是稀客,但俗语有云,无事不登三宝殿,娘子百折不挠,未知目的何在?”
  
      这话说得颇有些不伦不类,前后矛盾显然失礼,只七娘却完全不以为然:“妾身能有什么目的?无非是向夫人道贺而已。”
  
      越国夫人冷笑道:“娘子甥男,如今贵为大周太子,与京兆柳相比,越国公府无非人臣,又有何喜值得道贺?”
  
      柳七娘仍然心平气和:“妾身愚钝,不讨父族尊长欢颜,更为夫家冷落,无依无靠只能自食其力,方能为一双子女争取几分日后顺遂,还望夫人宽容,给予妾身几分照抚。”
  
      任大姐还从未见过姿态如此谦卑的皇亲国戚,一时反倒震惊,很有几分过意不去:“娘子也别怪我失礼,我万万想不到,娘子贵为皇后长姐,处境却如此……”这要怎么说,不堪?艰难?说出去还真没人信,韩柳氏那夫君虽然有宠妾灭妻的不良之嫌,她到底是皇后的嫡姐,国丈之嫡长女,纵便是和离,照样荣华富贵,而且仿佛没有听说韩家主张和离,舍弃这么一位显望出身的儿媳。
  
      “不怪亲长偏心,也实乃妾身冥顽不灵,自闺阁时,便与皇后失于和睦,如今皇后母仪天下,家中尊长更加怨怪妾身乖张,大错已经铸成,然妾身既为人母,却不忍让子女亦受牵连,总该竭力争取,弥补错失。”七娘叹道。
  
      这话也不是全为虚伪,她万万没有想到十一娘已被软禁,竟然还能“咸鱼翻身”,时至今日,她当然也醒悟过来从前种种皆为天子的障眼法,但悔之晚矣。
  
      她早把皇后得罪彻底,两人异位而处,她也必定不会原谅胆敢当面挑衅落井下石之人。
  
      祖母靠不住,父母靠不住,丈夫靠不住,帝后更加靠不住,她除了投效太后,破釜沉舟,哪还能有其余选择?
  
      更关键的是,她也不甘心就这么对十一娘认输。
  
      凭什么一个庶女,贱婢所出,能得此风光无限,至尊至贵?她才是一房嫡长女,凭什么就要向庶女屈膝道罪?
  
      她不能认输,为了一双子女,也不能认输。
  
      眼见越国夫人的态度有所缓和,柳七娘深深吸一口气:“夫人,妾身谏言,望夫人转告华阳夫人,莫要疏忽了同安公主。”储此一大事,突然恩封两位公主的事件并未引起朝堂之上多少震荡,然而长安公主也还罢了,亲生父母虽说得到了追封,但为亡故之人,又无其余亲眷,也就是市井之间,从前旧邻,无不感慨帝后隆恩,使得义勇遗孤从此贵为金枝玉叶,天恩降于普众,普众自然庆幸。
  
      相比之下,怀孝公主的亲生父母,原本只是寻常世族,如生父方崭,就是个纨绔子弟,文不成武不就,有个花名称作方必输,指的是他在赌场的战绩,足见一无是处到了何等地步,然而因为太后提携,一跃而为越国公,虽只是虚封,不享封邑更称不上权重,起码还占个“位高”,至少他自己,足够洋洋自得。
  
      方崭的正妻任氏,也就是越国夫人,就更加沾沾自喜了。
  
      她是家中的嫡长女,却并非与华阳夫人任瑶光一母同胞,越国夫人生母早逝,华阳夫人之母实际乃她继母,故而姐妹两容貌差异甚大,越国夫人五官平凡,属于必须施以浓妆一类人——否则太过普通,根本无法张显世族女儿的风仪贵重。
  
      但越国夫人倒也乐观豁达,并不会妒恨妹妹的惊世别俗,姐妹两个又还差着些年岁,不至于因为首饰衣着更甚婚嫁诸事产生争斗,感情也算和睦,纵然越国夫人所嫁非人,一度无望妻凭夫贵,连生了三个女儿,大受翁姑刁难,丈夫不成大器不说,给她添了一堆庶子庶女,家中多少姬人婢妾也不提,外头还包养着两房美妾……
  
      总之做为嫡长女,任大姐全然不如任小妹因为有个得力的外家,日子过得万千宠爱于一身,但任大姐很懂得“知足常乐”,翁姑刁难,她便卑躬屈膝,丈夫花心,她也不闻不问,如此贤良忍让,硬是让方家找不到借口将她休弃,再者她与小妹和睦,过去小妹的舅舅雷霆也会替她撑腰,日子一长,倒让翁姑认为除了没有诞育嫡子,这个儿媳几乎无可挑剔,态度竟也大有转变,任大姐的日子过得越发轻松畅快了。
  
      如今成了越国夫人,功臣便是任小妹,夫家更是对她刮目相看,那些妾室也终于偃旗息鼓——无论生多少儿子,将来都比不过怀孝公主尊贵!任大姐更觉扬眉吐气,连日以来,但凡行止都是昂首挺胸,但凡见人都是谈笑风声。
  
      这也算是飞上枝头成凤凰,母凭女贵了。
  
      又纵然大周忽然恩封了个越国公,国丧未除,越国公府当然也不可能大宴宾客,只不过仍有不少意图攀附之流,登门道贺,只要不饮酒行宴,却也不算触律,越国公府门前一扫冷清,也有了几分显望之势,自上及下都是喜笑颜开。
  
      其实什么越国公府,皇帝压根没有另赐宅邸,只封了个爵位,牌匾都懒得赐下,是方家自己挂牌,无非是把老宅变成了“公府”。
  
      但这方家,其实早已势衰,老小皆为纨绔,任氏嫡宗原本是看不上这等门户的——任瑶光之父,与任知故可还有不小距离,她这一支,祖父时就是庶出了。
  
      任瑶光的父亲也是庶子,不过一表人才,这才被嫡宗稍微看重,元配因族长提携,虽相貌有失秀美,好歹也是世族闺秀,不想短命,生下长女不久病故,任父因风流倜傥,引得雷氏芳心相许,但当时雷霆还没得韦太后重用,故而这门姻缘也不算太离谱。
  
      就算任大姐出嫁时,雷家也并未腾达,她的外家虽然是世族,奈何母亲早逝,外祖父及舅舅并不愿意更多照顾,婚嫁时多有不如意,又哪能想到如今还有这等造化,连夫家都得以她为荣光。
  
      乍然富贵,虽未免张狂,更加有些不知所措。
  
      这日越国夫人一听皇后的姐姐柳七娘来访,二话不说就下逐客令:“我之所以得如此荣耀,全靠太后恩典,京兆柳乃后族,为太后敌仇,柳氏能安什么好心?我已多次拒见,她竟不依不饶,真真腆不知耻,不用对她客气,她妹妹虽为皇后,夫君却不过一介县令,有什么资格让我礼遇。”
  
      可越国夫人身边的媪妪,却是任瑶光的乳母,此时毫不客气反驳:“华阳夫人听闻韩柳氏屡屡登门,思量再三,认为韩柳氏也许并非居心不良,她从前便与元夫人来往密切,虽可能为皇后耳目,如今皇后伪装已被太后揭穿,韩柳氏身为皇后嫡姐,哪里至于继续忍辱?她有何来意,夫人不妨一听,要是对太后有利,何不利用?”
  
      越国夫人也没有固执己见,适才答应面会。
  
      但言谈时仍然摆足了架子:“娘子可是稀客,但俗语有云,无事不登三宝殿,娘子百折不挠,未知目的何在?”
  
      这话说得颇有些不伦不类,前后矛盾显然失礼,只七娘却完全不以为然:“妾身能有什么目的?无非是向夫人道贺而已。”
  
      越国夫人冷笑道:“娘子甥男,如今贵为大周太子,与京兆柳相比,越国公府无非人臣,又有何喜值得道贺?”
  
      柳七娘仍然心平气和:“妾身愚钝,不讨父族尊长欢颜,更为夫家冷落,无依无靠只能自食其力,方能为一双子女争取几分日后顺遂,还望夫人宽容,给予妾身几分照抚。”
  
      任大姐还从未见过姿态如此谦卑的皇亲国戚,一时反倒震惊,很有几分过意不去:“娘子也别怪我失礼,我万万想不到,娘子贵为皇后长姐,处境却如此……”这要怎么说,不堪?艰难?说出去还真没人信,韩柳氏那夫君虽然有宠妾灭妻的不良之嫌,她到底是皇后的嫡姐,国丈之嫡长女,纵便是和离,照样荣华富贵,而且仿佛没有听说韩家主张和离,舍弃这么一位显望出身的儿媳。
  
      “不怪亲长偏心,也实乃妾身冥顽不灵,自闺阁时,便与皇后失于和睦,如今皇后母仪天下,家中尊长更加怨怪妾身乖张,大错已经铸成,然妾身既为人母,却不忍让子女亦受牵连,总该竭力争取,弥补错失。”七娘叹道。
  
      这话也不是全为虚伪,她万万没有想到十一娘已被软禁,竟然还能“咸鱼翻身”,时至今日,她当然也醒悟过来从前种种皆为天子的障眼法,但悔之晚矣。
  
      她早把皇后得罪彻底,两人异位而处,她也必定不会原谅胆敢当面挑衅落井下石之人。
  
      祖母靠不住,父母靠不住,丈夫靠不住,帝后更加靠不住,她除了投效太后,破釜沉舟,哪还能有其余选择?
  
      更关键的是,她也不甘心就这么对十一娘认输。
  
      凭什么一个庶女,贱婢所出,能得此风光无限,至尊至贵?她才是一房嫡长女,凭什么就要向庶女屈膝道罪?
  
      她不能认输,为了一双子女,也不能认输。
  
      眼见越国夫人的态度有所缓和,柳七娘深深吸一口气:“夫人,妾身谏言,望夫人转告华阳夫人,莫要疏忽了同安公主。”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