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085.com > 海贼牌皇 > 212、革命可不入,罗宾不能丢!

212、革命可不入,罗宾不能丢!

在蓝夜三人离去的两个小时后。
  
  一列舰队驶入鲁鲁佳岛港口,缇娜上校站在舰首位置,直视着军舰侧面打上一个大大布丁的位置,眉头紧皱。
  
  她有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她快马加鞭赶来需要交接的革命军干部,就在不久前,被军舰上的原舰长、海军少校掳走了。
  
  与之的,还有一名CP-7的特工。
  
  只是听士兵汇报到一半,缇娜就是立即确认,定然为蓝夜所为。
  
  蓝夜会【变身术】在海军内部,早已经不是什么秘闻了,斯摩格的报告里写的清清楚楚。
  
  在确定蓝夜离去的方向后,缇娜连岛屿没有上,连同原先海军少校那一艘军舰,直接向反方向全速前进,试图追击才是离去不久的蓝夜等人。
  
  缇娜在赌。
  
  时间紧迫,她没有时间慢慢搜索完鲁鲁佳岛,然后再去追击蓝夜一行人,那无异于大海捞针。
  
  黄花菜都凉了。
  
  但若是立即追击,日夜兼程,只要运气够好方向没有问题,还是有一丝希望追上对方的。
  
  有赌,自然就有输赢。
  
  在缇娜的舰队离开不久后,也就一个小时的样子,黄金梅丽号也是停靠在鲁鲁佳岛的港口,路飞一行人从船上纷纷下来,留下索隆一人在看船。
  
  并没有Mr.2,也就是冯·克雷的踪影,也不知道是如同剧中被缇娜抓捕了,还是自立门户。
  
  ······
  
  却说,蓝夜在粗暴的轰穿军舰,拎着克尔拉与夏姬两人飞走之后,的确是没有返回鲁鲁佳岛,而是在飞出不久后,通灵出一直海王类,绕着鲁鲁佳岛航行了180°后,与早已经被镜像分身带出来的罗宾、千惠子汇合。
  
  其后,一男四女暂时在海面上停留。
  
  罗宾、千惠子、夏姬自然是要跟着蓝夜走的,但是克尔拉,明显是带有任务,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尤未可知。
  
  在得知蓝夜等人都没有电话虫,用的是手机之后,克尔拉当即提议绕回鲁鲁佳岛,先找到一部电话虫,和革命军先取得联络,汇报上现有状况,再等待下一部命令。
  
  蓝夜是持否定态度的。
  
  “我不建议你现在回去,先不说是自投罗网,缇娜上校所率领的舰队即将到达鲁鲁佳岛,她原先是来交接你的,你猜她的船上有没有黑色电话虫?”
  
  黑色电话虫,体形比正常的电话虫小,且永远不会长大,它不喜欢和同类通讯,兴趣是偷听。
  
  简单说,黑色电话虫会窃听普通电话虫的通话。
  
  “那......那万一在鲁鲁佳岛上,有白色电话虫呢?”克尔拉不甘道,底气之不足,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服。
  
  对此,蓝夜只是笑了笑,没有反驳。
  
  人家姑娘家,也是要面子的不是。
  
  与黑色电话虫相对的,还有防止窃听的白色电话虫。
  
  只是这种电话虫,实在是太少了。
  
  即便是掌控大海资源的海军,也无法做到每一个军舰都配置白色电话虫,只有在特殊任务中,才会配置一些。
  
  一个小小的鲁鲁佳岛,甚至连世界政府联合国都未加入,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被严管的战略性物资?
  
  要说唯一的可能,蓝夜知道那个黑市入口可能会有存活。
  
  但是,蓝夜不会说出口的。
  
  说出来是解决了克尔拉的问题,但是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最多也就是克尔拉的感谢罢了,并没有什么卵用。
  
  可,若是克尔拉无法与革命军取得联络,那么她就只剩下两个选择——借助蓝夜逃脱到下个岛屿然后联络革命军,亦或者继续执行任务。
  
  不管克尔拉怎么选择,恳求蓝夜护送她都是必不可免的。
  
  这为蓝夜未来加入革命军,可以增加很大的筹码——至少不需要进入之后,从最低层坐起。
  
  在蓝夜的猜测中,克尔拉最大的可能,是请求蓝夜协助完成任务。
  
  因为在这次事件后,以鲁鲁佳岛为半径的附近海域,肯定都会被黑色电话虫监听的,除非克尔拉不介意自己可能吧暴露革命军的危险,不然是绝不会贸然联络对方的。
  
  说到这,蓝夜就是不得不吐槽一下,多拉格竟然没有搞一套暗语什么的,差评。
  
  是以,蓝夜很悠闲的闭口不言,就等克尔拉开口求自己,欠自己一份人情。
  
  人情债,可是很难还的。
  
  果不其然。
  
  克尔拉在犹豫良久之后,还是不得不拉下脸向蓝夜恳求道:
  
  “我还从来没有飞过呢,能不能再带我飞一会儿?”
  
  蓝夜瞥了一眼克尔拉。
  
  什么飞不飞的,说到底这个女人还是不信任除了蓝夜外的人,甚至很可能连蓝夜都是非常的信任,也是有所保留的。
  
  否则,在得知蓝夜的手机也可以达到电话虫的效果后,为什么不将革命军的联络方式讲给蓝夜,然后蓝夜联络其他人去联络革命军?
  
  对于克尔拉的怀疑态度,蓝夜倒是没有太大的反感,相反还很欣赏。
  
  革命军能够在世界政府眼皮子底下发展壮大,除了依靠伟大航路的通行障碍外,最大的依仗,还是他们足够的谨慎,至今为止,都是没有让CP-0混入他们的高层中。
  
  你连人家的行踪都找不到,又何谈混入?
  
  是以,蓝夜并没有揭穿克尔拉蹩脚的借口,和罗宾打了一声招呼,搂着对方的小蛮腰扶摇上九天。
  
  感受到克尔拉紧绷的身体,蓝夜不由笑了笑。
  
  这个家伙,肯定还是个雏吧——唔,和自己一样。
  
  “话说,革命军不是一直在寻找罗宾,将其称为‘希望的种子’嘛?怎么感觉克尔拉并不认识罗宾的样子。”
  
  稍一思索,蓝夜就明白为何。
  
  罗宾的通缉令,还定格在她小时候的模样,长大后虽然能够看出一些影子,但也不是那么好认的。
  
  不然,罗宾一个弱女子,凭什么能够在海军的通缉下逃了十数年?
  
  想明白了其中缘由,蓝夜也乐得不解释。
  
  万一你们把我家罗宾御姐掳走怎么办?
  
  不行,罗宾御姐是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能掳走。
  
  谁也不能!
  
  大不了,这个革命军可以不入,老子自己自立门户去!
  
  ----
  
  感谢:
  
  《邬凝》打赏20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