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085.com > 鸡也会飞 > 第五十四章 爱情是什么

第五十四章 爱情是什么


  李飞轻轻地抽回了自己的脚。
  “哟!还跑呢!”丁倩笑着说,其时她正在夹凉拌皮蛋,不料滑到了盘子外面,她笑着说着,还不着痕迹给了李飞一个狡黠的飞眼。
  李飞暗暗叹了口气,这位可真是个活宝。
  夹了个红辣椒,生嚼起来,虽然辣得难受,可要的就是这么个刺激。
  一如现在的心情,痛,并快活着!
  心痛的是,眼睁睁地看着对面陈翔,在桌面上就名正言顺对丁倩动着手脚,尽管丁倩有点躲闪,但并不是太刻意,只是打打太极,不着痕迹。
  快活的是,自己这边的暗度陈仓,丁倩的赤脚犹如灵活的小手,在桌下悄无声息地对他进行着抚摸。
  冰火两重天啊!
  这让李飞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一个绝色的美人,你是想成为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呢?还是想成为她的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比如眼前的丁倩。
  李飞信手夹了个鸡爪,漫不经心地边啃边想。
  要想成为她名正言顺的丈夫,现在看来,绝非易事!
  其他不论,就他陈翔的身份,也犹如一座难以逾越大山横亘在面前,县长家的公子,在这永C县岂不就是太子,一个平头百姓去和太子抢女人,那可不是路漫漫其修远兮的问题,那是门都没有!
  不是自己不自信,而是她丁倩也有问题。
  就目前来看,丁倩是没有和陈翔分手的念头滴,恐怕以后也不一定有。
  与县长家联姻,背后有多少看不到摸不着利害得失,岂是一个女子所能随心所欲的。
  再着说,丁倩即便不爱陈翔的人,但怕也舍不下他的身份。试问天下的女人,能有几个不喜欢官二代呢?如果有,那就是官当得不够大!
  鱼我所欲,熊掌我所欲,丁倩是想二者兼得啊!
  李飞不禁摇头,那么,她丁倩是爱自己吗?好像捉摸不透。
  那么,自己爱丁倩吗?
  又想到了什么是爱情的问题。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爱情比生命还重要。
  真正为爱情付出生命的人应该数不胜数,梁山伯与祝英台,是最为极致的两个。
  扪心自问,自己会为了丁倩去死吗?怕还尚不会到那个地步,否则,现在陈翔
  就不会平安的坐在那儿了,早一大脚飞过去了!
  那这么说自己对丁倩还算不上爱?好像又有很心酸的感觉,应该有点儿。
  起码有点儿原始的冲动的爱,没有原始冲动的爱情,算不上真正的爱情!
  公狗尚且为母狗而战,自己是不是要干点什么?
  李飞正默默地幻想,如果现在给陈翔的大冬瓜头来上一拳是什么手感时,陈翔说话了。
  “李飞,怎么老啃鸡爪子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次奥!这货也挺会察言观色呐!
  李飞把鸡爪放下叹口气说,“快愁死我了!”
  “有什么愁事,说来听听,”陈翔一副领导的架势说,“看我能不能帮你一下。”
  李飞看了看王辉笑着说,“还不知道陈翔同志在哪儿高就呢。”
  王辉刚要搭话,陈翔摆手制止了他,“什么高就,不过在外贸局上个班罢了,普通一兵。”
  外贸局是什么单位,李飞还真搞不懂,但既然他问了,什么愁事,也得说清。
  “唉,我愁这化肥的销量啊!”
  “那有什么愁的,我看你这儿销售情况不挺好的。”
  “这一个官庙镇的销量,才是九牛一毛呀,我和冯站长一下与人家厂家定了五百万袋的量,咱小小的永C县短时间内还消化不了呐。”
  这是实际情况,全县秋种的需求量,顶天三百万袋,剩下二百万袋就要等明年才能销售,化肥是季节性的,不像油盐酱醋,平常老百姓是不会买的。如果按原来打算的,自己贮存起来,坐等起价,怕资金跟不上了,一批货,一批款,万一耗时太长,厂家变卦的话,自己也无可奈何,恐怕到时候将损失至少二百万袋的量。
  “哈,李飞你太贪心了!”陈翔笑道,“你们一下子把人家化肥厂给买空了,让其他周边县市无货可买,你这是垄断啊!”
  李飞苦笑道,“无心之举,倒害人害己了。”
  陈翔却笑着说,“你这是损人利己,这倒好,你这儿销不完,别人买不到,许周市外贸局前几天来找我们呢,说厂家已经给咱们县签了合同,把厂里化肥给订完了,过来看看能不能协调协调给他们匀几百万袋呢,价钱好说,可俺局里去人跟冯三道谈,这家伙死活不同意,说他不当家,我们还以为是他的推辞话,没想到根在你这儿呢,这下好了,一举双得,既帮了你,也为别人解决了需求问题。”
  李飞听了,简直高兴坏了,“哎呀!陈翔同志,没想到你真帮了个大忙啊!来来,我敬你一个。”
  一时桌上推杯换盏热闹起来。
  …………
  饭毕,杰子按原计划和王辉一起去农资站了。
  陈翔准备坐班车走,领着丁倩去了供销社买东西,说来时匆忙,没顾上给丁倩带点东西,现在要补上。丁倩走在后面还不忘给李飞抛一个媚眼。
  下午来开票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大妮一人也应付的了,李飞见没什么事情,骑上车子回去了。
  碱荒地里,杜玉兰和李全忠正在拔草,绿油油的花生苗已经完全盖严地了,一碧万顷的。
  看到李飞过来,杜玉兰直起腰说,“正说你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这就回来了,正好给你说个事,仲书记给你介绍了个对相,让你明天去相亲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