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085.com > 山村大妖孽 > 第118章 要哭啊?

第118章 要哭啊?


  给家人做完思想教育课的郭美玉跑了出来,恰好看到南唐臭着一张脸给陈小楼转钱。
  陈小楼顺手又转给郭美玉一半要她不要苦着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算他全家人以后都指着她来坑自己也没关系,只要她没有这样的想法陈小楼就不觉得委屈。
  郭美玉可怜巴巴的拉住唐红玉的小手,哀求唐红玉晚上的时候可以允许陈小楼来找自己。
  “晚上不行,晚上有约。”
  唐红玉揪住他的耳朵怒问晚上他打算和谁约。
  得知是杜薇,又问清楚具体的经过后,唐红玉顿时无语。
  “我本来当时就很过分,她骂我几句也是理所当然的,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不准不分青红皂白知道吗?
  那个刘良你揍他我倒是没意见,谁让他弄伤了老唐。”
  至于晚上陈小楼和杜薇之约,唐红玉倒是颇有怨言:“打了人家前男友睡了人家前男友现在的老婆,晚上还要睡人家......
  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坏人你看清楚,我不是在介意你晚上和薇薇姐乱搞的事情,仅仅只是就事论事。”
  “不这样那傻妞岂不还是要钻牛角尖?我得让她时刻牢记她现在已经不干净!
  而且还是被一个臭混蛋欺负了很多次!
  刘良比我还不是东西,这种货色也值得她念念不忘怎么能行?你要是不放心我,那就早点儿给薇薇姐找个男人嘛,我又不会舍不得......”
  唐红玉和郭美玉一起谢谢陈小楼如此坦诚的承认他不是个东西,外加南唐和程林的在一旁拍手附和。
  南唐需要休息,要去之前陈小楼和唐红玉去过的那座庙里挂单。
  现在的他身无分文,急需别人救济,怎奈陈小楼是个特别无耻的人,别说救济他就是连个打车钱都不愿意借给他,最后还是他厚着脸皮问唐红玉要了一百块钱。
  握着那一百块钱,想想自己的身份,南唐哭的像是一个孩子。
  吐槽陈小楼没有人性,也忏悔自己怎么就遇到这么一个货色,让自己会有一天落得这等下场。
  自己把所有的家当都给了他,也不说收留自己几天,竟是小气的连打车钱都不肯借给自己。
  ......
  傍晚时分,陈小楼来到杜薇家里。
  杜泽成打开门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问他吃没吃晚饭。
  陈小楼没有感应到杜薇的气息,好奇的询问此时在厨房里正在做饭的女人是谁。
  “你怎么就知道是女人?”
  “薇薇姐的香水我知道,这个香水明显不一样嘛,快说快说,老杜你是不是打算开第二春了?”
  杜泽成差点儿把他赶走,招呼着厨房里的人出来见见这个臭不要脸的小子。
  从厨房里走出一个看上去至少得有四十岁的女人,面相不老但却已经是半头银丝。
  杜泽成要陈小楼跟着喊雪姨,“薇薇从人才市场找的保姆,我已经告诉她我身体现在好的很,甚至还想出去找点儿活做。
  可她就是不同意,不但要把我关在家里还特意聘请你雪姨来照顾我。
  你雪姨人家有男人,少欺负人家。”
  雪姨看起来很紧张,低声向陈小楼问好,也不知道来人是谁,又和杜泽成或者是杜薇是什么关系。
  “可是雪姨有传染病,薇薇姐连这个都没调查清楚就把人带回了家?”
  雪姨脸色瞬间苍白。
  杜泽成也是怔了怔,而后反问一句:“能传染我和薇薇吗?”
  “不能。”
  “那我有什么好在意的?”
  陈小楼一想也是,摆摆手示意雪姨不要紧张,看得出来她是个老实本分的女人,隐瞒病情想来也是无奈之举。
  雪姨跪在两人面前哭诉着自己之所以隐瞒病情的原因,她的丈夫常年卧病在床,女儿现在正在读大学,她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
  半年前她被查出传染性的病情,因此仿佛成了瘟疫一般丢掉了工作不说,也再难找寻到一个合适的工作。
  偏偏不论是她丈夫还是她那懂事节俭的女儿都需要钱,生活容不得她像是一个无业游民似得待在家里,所以她从事过很多不需要健康证的工作,甚至还做过‘那种女人’。
  这是一个悲惨的女人,也是一个悲苦的故事。
  看着雪姨把多年积压在内心里的苦楚随着泪水完全都涌出来,惹得杜泽成也不禁跟着老泪纵横。
  上前扶起她表示她不用担心,她不会因此失去工作,杜薇回来即便知道了这个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陈小楼也想为此掉几滴眼泪证明自己是个极其有同情心的人,怎奈最终或许还是因为他太过于铁石心肠,最终也没挤出什么泪水来,为此感到十分的内疚。
  内疚完了决定治好雪姨。
  杜薇并没有在公司加班,而是在外面和朋友聚会,打回电话来确定陈小楼真的来了,和杜泽成吐槽几句表示尽量早点儿回去。
  杜泽成挂掉电话,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如同大爷似得陈小楼:“你这臭小子一天天的难道就没有点儿正经的吗?
  起初我以为薇薇和我开玩笑,等到你来了才知道并不是玩笑。你到底把她当成了什么?当成了那种女人?”
  “那种女人指的是哪种女人?如果是我想的那种女人,你不但是在侮辱你女儿也是在侮辱你自己以及本少爷我。
  傻不傻,我是来治病的行不行?刘良的事情薇薇姐和你说了没有?”
  杜泽成点头,杜薇说的很细致,没有隐瞒任何事情。
  “你不懂薇薇,我或许能知道一些。”
  杜泽成也没敢把话说满,仅仅是他出于对自己女儿的了解分析出的一些东西。
  “刘良是她的初恋,事实上也是她唯一一次恋爱。社会发展的太快,快到让她觉得不适应,尤其是在男女问题上,薇薇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开始新的恋情。
  这和她当初谈恋爱的时候不一样,很多事情早就已经变得不够纯粹,而她仍旧钻牛角尖期望着她所希望得到的那种完美爱情,以至于变得开始害怕开展新的恋情。
  刘良杳无音信的解释是他爸妈为了供他在国外读书变卖掉了所有的家业,希望他能学业有成后回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为此他的父母不惜多次换工作只希望能多挣点儿钱让自己儿子在国外过的更好一些,也好安心学习。”
  陈小楼嗤之以鼻:“你相信了?或者说那傻妞相信了?”
  杜泽成也说不好,但愿意承认在内心里他是不愿意相信这个解释的。
  原因很复杂,至少如此片面的理由就让杜薇傻等这么久,他一个当父亲的坚决不肯接受。
  杜薇到现在还保留着当初的电话号码未曾停机使用,如果刘良想要联系她根本就很容易。
  那可笑的把杜薇的联系方式弄丢了,更是有些让人感到伤心。
  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杜泽CD已经失去耐心和怒火去追究他,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他现在有最新的选择,最新的决定或者说目标。
  所以陈小楼跑来这里,杜泽成才显得没有真的生气,也没有动手直接把这个臭小子打走。
  他甘愿如此滑稽,如此可笑。
  有人跑到自己家里来欺负自己女儿,自己权当是看客,甚至恶心的好似老鸨般接待他吃晚饭。
  杜薇回来的时候满身酒气,少有的失态。
  进门后甩掉自己的鞋子,喊了一声爸爸以后,就摇晃着险些摔倒。
  陈小楼走过去抱住她,看了看窗外。
  院门外停着一辆车,司机还没有离开。
  “哪出戏?还有这货怎么出院了?没撞坏脑子吗?”
  杜薇张开小嘴儿咬住他的肩膀,含糊不清的问他什么眼神,隔着这么远都能看到是谁把自己送回来的。
  杜泽成可没这眼神,好奇询问。
  院门外停着的那辆车里,坐着的人是刘良。
  杜泽成听此没有说别的,只是催促两个人早点儿休息,他还要看会儿电视。
  杜薇整个人都挂在了陈小楼身上,嘟着小嘴儿问自己爸爸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自己在电话里没有告诉他这家伙今晚来家里是来打算干什么的?明知道真相为何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倘若知道你是这样的态度,我为何要让他来找我?真当我已经随便到不理会这家伙不是我男人这种事实了?
  杜薇要问个明白,胃里一阵翻腾作呕要吐。
  杜泽成催促着陈小楼赶紧抱杜薇回房去洗个澡。
  陈小楼高兴的抱着杜薇上了楼,不理会杜薇嘴里在嘟囔着什么。
  回到房间后,痛快的将其扒了个干净,又横抱着去了浴室。
  杜薇挣扎、乃至撕咬都无济于事,被热水一冲显得冷静了许多。
  哗啦啦的水声仿佛让浴室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很吵闹也很安静。
  唯有自己和陈小楼。
  杜薇滑着蹲下,直接坐在了地上。
  陈小楼也跟着蹲下,“干嘛?要哭啊?”
  “嗯......你不准笑我,另外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杜薇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让陈小楼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好看的一个妞哭起来竟然如此吓人。
  一边哭一边对着陈小楼拳打脚踢,惹得陈小楼不得不一再提醒她自己是谁。
  “谁让你把水都弹开的!衣服湿了了不起吗!老天爷给你这么厉害的能力就是让你防止被弄湿衣服的吗!”
  女孩子生气的时候的真的可以蛮不讲理,陈小楼无语半晌,任由喷头洒落的热水也浸湿自己的衣服。
  杜薇心情好受了许多,要陈小楼帮着擦拭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