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吧雨儿!这个男人几百年前为了偷生就丢下了你,现如今又为了别的女人要再次抛弃,你还在求情什么?!”
  老祖苦口婆心的劝阻着令雨,到底是自己的错,邪离轩也不好趁这个时候偷袭老祖。听老祖的劝语,令雨心中虽有大大的不甘心,这几百年来。
  每天都暗无天日,她不是一次两次想过要出去,但,现在,即使过去了那么久,她依然舍不得让他来承受这份罪。
  漂亮的裙子在令雨手里拽的皱了起来,在有不甘,终究还是因为自己的无法舍弃。令雨望着老祖,一字一句的说道:“还请老祖,放了他们吧。”
  老祖见令雨这番模样,自然也知晓劝阻没有用,只是心中闷气不断。越想越气,老祖突然袭向另一边调节气息的凤羽曦。
  “你这个女人,我今天就毁了你!”狠毒的语气中,似要凤羽曦永远囚禁在这混沌禁区,永久的折磨她一般。
  “呀一一!”
  邪离轩挥动起尾巴,在老祖面前就是一拍,他挡在凤羽曦面前,宣告着自己的主导权。周围孤魂暗涌,邪离轩和凤羽曦,成了整个混沌禁区的敌人。
  两人一招一式的又打斗起来,孤魂的干扰加上老祖不弱的灵力,让邪离轩处于两面夹击的地步,完全脱不开身。
  “带走那姑娘吧。”
  不可开交之时,凤羽曦来了这么一句。两人同时望向他。只听凤羽曦继续道:“我跟他本就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也大可不必再打下去。”
  凤羽曦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裙摆,无所谓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裳。老祖一听,既是一喜,同时也不屑。
  面对着邪离轩,冷哼一声,说道:“听见了吧?人家根本就不理你的情,别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接着,老祖将令雨带了过来,放在邪离轩面前,可以看出,老祖还是舍不得伤害令雨的。然后,与万千孤魂将凤羽曦围起来。
  “你若不带她走,我今日就将她拉入混沌深处,别说你了,那里就连我这个老祖,也不一定能活下来。”威胁之意尽显。
  “你大可试试。”
  邪离轩并未松口,双方陷入了死循环。凤羽曦笑了笑,“笑什么?!”老祖吼道。
  凤羽曦看了看自己的指甲,说道:“之前丢了我,现在还吼我。”后面凤羽曦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脸上的笑意越明显。
  老祖不耐烦道:“丢你怎么了?吼你怎么了?”
  “呵,怎么了,用命来赔偿吧。”凤羽曦语落,“咔嚓咔嚓”的声音灌满了这个混沌禁区。凤羽曦修长的睫毛上都染上一层冰霜。
  一双巨大的羽翼从她背后延伸出来,自后,她便能将这里的一切看清楚,笑意渐渐消失,冰系的织云扇执与手中。
  这个地方,仿佛她才是主宰。“一个老祖而已,想置我于死地是吧,那你,就跟你的这个地方全部,为你自己的话好了。”